◇网站主页 ◇我的作品 ◇精选作品 ◇诗路花雨
落叶之秋
作者:立极

那片叶子从树枝上开始坠落的时候,成刚便如蝉定了一般。他听见了叶梗与树枝脱落的细微声音,明白这是叶子最后的留言。午后明亮而宁静的阳光照过来,使飘落的叶子在这一过程中镀上一层薄灿的金色,似乎具有了某种金属的质感。成刚看叶子蝴蝶般从明亮如水的空气里翩然坠落,目光追随着叶子那舞蹈一样的每一处旋转……深秋的天气里,窗外的银杏满树的扇叶由绿转黄,风刮过来的时候,总有几片叶子被秋风吹落下来。成刚突然发现,其实每一片叶子都有不同的坠落轨迹。随着风的起起落落,泛黄的叶子从树上被一一摘取,一片,紧接着又是一片……

“儿啊,去吧——”爸的声音像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。

成刚好像没听见一样,眼睛一直看着窗外。镀金叶子终于飘到地上了,成刚微微张开嘴,好像是在等着它与地面撞击发出巨大的声响。可是终于没有,叶子落到地上,失去了阳光的照耀,马上就变回成一片普通的叶子,海底沉舟般晃一下就悄无声息卧在树根部的暗影里。

“去吧!”爸加大了音量。成刚闻声回头,由亮及暗时视力有一瞬间的模糊,他看见父亲的身影是一座泥塑的雕像,仿佛有泥渣纷纷从口鼻的皱纹处簌簌掉落下来,打在水泥地上,发出细微的声响。瞬间过后,成刚如梦中醒来一般,知道这是幻觉。

一种怨恨、无奈甚至逃避的想法在他的心中翻腾着:爸要下岗了,因为成刚救过他们厂长的千金姗姗,父母就叫成刚去求厂长别让爸下岗。成刚突然明白了,这不就是“走后门”吗?!别的同学的偶像是歌星影星,可成刚的偶像是父亲。爸正直、豪爽、热心肠,工人所具有的优秀品质在他身上都有具体体现。他一直都很尊敬父亲。爸的为人是让工友们交口称赞的呀!然而在下岗的巨大压力下,一向教育他“施恩图报非君子”的父亲,却要儿子做和这言行不一的事儿,实在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。

爸所在的单位这几年很不景气,尽管它是中国最大的轴承厂,成刚就在轴承厂子弟中学里读书,学校简称轴中。轴中不限于轴承厂工人子弟,也有许多就近学区的学生在读。他的同学很多家里条件很好但却不用功学习,因为有父母的势力罩着,那些人疯得厉害,谈恋爱,洗桑拿,蹦迪,什么都去尝试,据说还有私下里试过摇头丸的。但成刚从来不和他们混在一起,他在心里告诫自己,我是普通工人子弟,有什么资本和人家在一起呢?而在同学们眼中,成刚是一个老实人长得高高大大的,却老实得有点谦卑,见人总是笑,不说话。有一天,关系挺铁的同桌的周涛有点生气地对他说,你就不能不笑吗?那时成刚还不知道周涛为什么突然生气。

上个月,读研阔别几年的表哥来看成刚,聊了一会儿就看着他摇头,说你知道男人最怕的是什么吗?那就是平庸!那时的表哥刚刚失恋,满脑子都是失恋引发的思想。表哥的家庭和自家差不多,都是工人家庭,表哥就发愤读书,说这是当代改变自己人生的最佳途径,如今去了一家美国公司,年薪十万。他又问了成刚的成绩,得知不过是班里的中等,谈了一口气,说如果你想改变人生的话,就得靠意外事件了!

现在社会治安乱得很,每到放学,特别是晚自习回家的时候,学生们就提心吊胆,因为总有一些人勾结校外社会青年来欺负人,传言说还成立了什么“黑虎堂”,“堂主”指挥手下骨干收取保护费。班里的王小川就遇到了这样的事儿,并且还上了报纸。那天他放学骑自行车回家,在马路上被“黑虎堂”的人拦住了。一个人拽住自行车把,问:“有没有钱?” 小川说没有。“下来,把车留下来,你走吧!”看到想他说话的人腰里别了一把刀,小川哭了出来。人们行色匆匆,有的人是不注意,有的人是不敢管。小川环顾左右备感孤立无助,眼睁睁看见两个人抢走了自行车。站在街边,小川哭得十分伤心。一位路过的行人得知原委后,提醒他赶紧跟家长联系,小川才给父亲大了电话。一位女记者闻讯来到学校,第二天报纸就以《“中学生遭劫只会哭”是对还是错?》为题做连续深度报道。小川的父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我们教育孩子要老实、听话,但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是没有引起足够重视;老师说面对突然发生的事件,孩子的生命安全是最为重要的,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,才可能涉及让孩子如何更机智勇敢一些话题;记者则呼吁学校和家长要培育出机智、大胆、有主见的下一代,这件事迫在眉睫,应该纳入素质教育中。

报上争鸣了一大篇,但解决不了实际问题,就是那两个打劫者也没抓到。而且就在争鸣期间,学校又发生了一件事。一名身在“黑虎堂”的学生在校内打架,被学校处理了。“堂主”知道后纠集几个人到学校闹事,在学校门口碰见校长,后来学校报了“ 110 ”,坏小子们跑了,才未酿成更大的恶果。为此事学校找了多次公安局,警察来了的时候,“黑虎堂”们就收敛一些,可一走,他们就不知从什么地方蹦了出来,不仅收保护费,还调戏女生。但学校晚自习还得上,不上升学率就保证不了。班主任就发动家长来接,家长实在没有时间就让男女同学结伴回家。

班里最漂亮的女生就是李姗姗,姗姗的爸爸是厂长,工作忙得很,自然没有时间来接女儿。成刚和姗姗最近,老师宣布由成刚负责李姗姗的安全。听到了这个安排,不知为什么成刚当时像喝了一点酒,头有点兴奋地眩晕,姗姗在他眼里是花一样的女孩呀!李姗姗就说于成刚能保护自己就不错了,惹得全班同学一阵哄笑。李姗姗说的不无道理,班主任只得依她的意见改派陈锋护送。姗姗的嘲笑和不屑让成刚第一次感受到了为人的悲哀和失败,脑海里便清晰地记得老师批准后,姗姗看陈锋那含情会意的一眼,陈锋很自然地接受了,满脸春意。说实话,成刚其实是很希望送姗姗回家的。但这种念头让姗姗秋风一般的话语扫落,成刚的心便如落叶随风飘荡在天空一样,没有着落起来。想想也是,像他这样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工人家庭的孩子,本就不该有许多过分的想法。爸就多次告诫他不要和班里的其他同学一样早恋,他实际上也是遵守这个约定的。另外,因为他的过分谦卑,也确实没有女孩子喜欢他。

意外事件真的发生了。

那天晚自习后,已经是晚上九点了,铃声刚响,成刚就抓起书包跑出教室,快步走上回家的路。以前放学的时候,成刚往往是跟在陈锋和姗姗的身后,远远慢慢地走。陈锋很尽职,每次都是把姗姗送到楼下,才绕道往家走。应该说这种“十八相送”促成了陈锋和李姗姗的恋情。就在昨天,借着路灯的光亮,成刚看见前面陈锋的手拉住了姗姗,姗姗挣了一下没挣脱就听任陈锋了。而且他俩还肩并肩喁喁私语,似乎全然不把身后的成刚放在眼里。成刚的心就又落叶般坠下来,他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前面两人的身影远去,感到自己心里淡淡的失落,转念又想,你有什么理由和资格嫉妒人家?心中这才平静下来。所以,今天成刚一定要先走,不为什么,他不想看到陈锋和姗姗亲热的样子,就是不想!

回家的路上有一条捷径,可少走三分之一的路,但要经过一条巷子。这条巷子长而且黑,学生们大多不敢走,平时成刚也不走这条路。走到巷子里的时候,成刚看见三个眼熟的“黑虎堂”成员在黑暗中抽烟,烟头一闪一闪像鬼火。他心中一紧,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。当他硬着头皮走过的时候,混混儿冷冷地盯着他,出乎意料没找他麻烦。拐过街角处脱离了冷冰的视线,成刚猛然停住脚步:陈锋和姗姗会不会也走这条路呢?

一会儿,他果然听到了姗姗的半截尖叫,疾步走了出来,看到正是这样一个和电影上极为相似的情景:李姗姗被两个挟持者捂着嘴,拖向小巷深处,而陈锋却被另一个用刀逼着不敢动一下,甚至不敢大声求救!

就在这时,成刚像变了个人一样,大喝一声冲了上去。

事后成刚扪心自问:如果是陈锋遭劫,或者混混儿只是要钱,他能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吗?肯定不能。他能在关键时刻冲上去,好像也不是因为姗姗的那句嘲讽的话,根本上是因为——三个混混儿对姗姗的心怀歹意,一朵心中最纯洁的花儿要被蹂躏,使成刚涌上来一团炽热愤怒的烈火!姗姗后来捂着胸口心有余悸地对他说,真正生死搏斗全然不像电影里那般打了半天,从开始搏斗到成刚中刀倒下,也不超过一分钟的时间。然而,就在这短暂的一分钟里,对成刚来说,却漫长得犹如一个世纪的跨越。用报纸上的话来说就是“于成刚经历了一次从身体到精神上的洗礼与升华”!

开始混混儿们没用刀子,三个人围着成刚拳打脚踢,凶狠的拳脚在他身上关键部位发出沉闷的击打声。挨打的剧痛沿着神经传导开来,使得成刚缩紧了全身肌肉。但是成刚没被打倒,他没想到自己竟可以如此忍受痛苦。以前成刚从不打架,总觉得那是一件令人畏惧的事情,现在他尝到了被毒打的滋味儿,却在心里大叫着打架不过如此!在雨点般的拳头下他满脸青肿,腥腥的鼻血奔流进了青紫的嘴唇里。被血腥味更加激怒了的成刚就像受伤是野兽爆发出凶猛的野性,平日用父亲那两只铸铁哑铃练就的力气派上用场,三个混混儿在成刚的玩命般的拳头下“嗷嗷”叫唤,吃尽了苦头……最后,其中一个突然掏出刀子,插进了成刚的小腹。成刚中刀以后,仍然奋勇向前,高叫着抓歹徒!见成刚中刀,三个混混儿知道事情搞大了,鼠窜而去。在成刚与三个混混儿的搏斗中,陈锋自始至终没敢向前,在混混儿拿出刀子扎向成刚的时候,他说了一句我去报警就丢下姗姗白着脸跑了。捂着腹部成刚追了几步,还是踉跄着倒在血泊之中。

倒地以后成刚人事不省,陷入了昏迷状态,被及时赶到的“110”送入了医院。经过了三天三夜的紧急抢救,成刚终于从昏迷中醒来。手术很成功,但成刚永远失去了一只受伤严重的肾。在他住进医院的深夜里,那位曾报道“轴中”学生遭劫的女记者敏感地捕捉到立刻新闻点,为自己那次连续深度报道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她到医院采访了姗姗,第二天报纸就以《谁敢挺身而出,看我轴中学生!》为题进行了报道,还上了头版头条;与此同时,所有本市的媒体包括报纸、电视、电台都把采访机对准了成刚,公安机关马上做出反应,当天就把凶手缉拿归案;医院组织最好的医生实行抢救。第三天,几乎所有的本市报纸都以相同或相似标题《少年英雄醒来了!》隆重推出,并配以大幅照片。照片上的成刚这回没有笑,他愣愣地坐在病床上,似乎没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,姗姗则镜头感良好,扶着他在甜甜地笑。英雄就这样横空出世了!学校自然也把成刚树为典型,成刚一夜之间成了名人,虽然有几分惶恐,但只能来者不拒。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,虽然成刚的身体还很虚弱,但脊梁挺得笔笔直!室外的新鲜空气让成刚的大脑终于清醒了,他突然想说鲜花和掌声能让人产生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。

离开了医院,成刚按医嘱又在家里休息了几周。成刚家房子小,只有一室,一家三口是挤在一个屋子里的。但姗姗不在乎。在这期间,姗姗几乎天天都去照顾他,就在床边斜倚着,为成刚剥一根香蕉或削一只梨。那梨削得很精巧,皮削完了还完整地覆在梨上,姗姗的手一动,皮就在她的手中滑落下来,裸露出的梨肉几乎和姗姗的手脘一样洁白细腻。成刚注意到姗姗看他的目光和从前有所不同。有一次他从午睡中醒来,看见无声守侯多时的姗姗将深情的目光投过来,傻子也知道,这是女孩子喜欢上一个人的目光。姗姗告诉成刚:“真没看出来,原来你还是一个英俊的男生呀!”

回到班级,他像明星一样被同学们围绕起来,成了人们眼中的焦点人物。没有人理会陈锋,好像这个人不存在,尽管是他及时报了“110”。因为三名小混混儿的被捕入狱,“黑虎堂”们销声匿迹,校园周围环境顿时好了许多。曾深受“黑虎堂”之苦的校长亲自来到他家看望,拍着他的肩膀感慨地说:自古英雄出少年啊!校长还在表彰大会上激动地讲,我们“轴中”出了一个于成刚,我们“轴中”还要出千百个于成刚。

人生有时可能被一些突发事件改变,而谁也不会预先知道那些“事件”是什么。一个老套的“英雄救美”改变了他的人生之路,就如老中医的祖传秘方一样,虽然古老却实用。对于成刚来说,那些平庸的日子已经过去,他的整个生命都被这个“事件”照亮了,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!看到同学们信任和欣赏的眼神,成刚发觉自己的内心深处起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变化。他不再谦卑地笑,鼻翼下巴刚毅的线条便显现出来,渐渐吸引众多欣赏和含羞的目光。他觉得自己其实是不甘平庸的,他渴望与众不同。于是,成刚的脊梁挺得更硬更直!奇妙的是,成刚的学习成绩也迅速提了上来,似乎以前成绩不好全是摘除的那个肾在捣乱一样。

一次晚会上,他还发现了自己的歌唱才能,以前他老以为自己是五音不全的。这次大家非要让他唱,同桌周涛带头起哄,大有不唱就饶不过他之势,姗姗也用美丽的眼睛鼓励他。他便唱了,唱的是电视剧《三国演义》的主题歌: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……”开始声音小了一点,发觉没错一个音符,他就自信起来,嗓音渐渐大而浑厚有力,最后竟博得了大家一致的掌声。电视机上打出字幕:一个歌星诞生了!能歌善舞的姗姗第二个走了出来,模仿毛阿敏的嗓音,她唱的是《三国演义》片尾歌,与成刚相映生辉。最后两句姗姗深情地看着成刚:“……古老的天空闪过几颗星,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——”分明就是唱给成刚的。大家的掌声和口哨声简直都要把房顶震塌了,缩在一角的陈锋则羞愧而沮丧地低下头。

晚饭过后,姗姗再次细细地端详着他,惊喜地说:“你好像每天都有新的变化,好像……-好像一下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”

成刚压制住心中的狂喜,口气却是淡淡的:“是吗?”

与“黑虎堂”的纠葛似乎没有完结,几天后成刚和姗姗并肩刚从校门口走出去,几个人就挡住了他的去路。为首的一个走到成刚面前,死死地盯住成刚的眼睛,目光狼一样凶狠。成刚开始心中一惊,旋即镇定下来,知道他就是那个什么“黑虎堂”的堂主,姓孙,眼睛便眨也不眨地应对着,暗暗攥紧了拳头,准备迎接一场恶战!以前成刚肯定自己是不敢和混混儿头儿这样当面对峙的,但现在的成刚已经脱胎换骨。两个人的目光碰撞出刀光剑影,电闪雷鸣,互不相让。良久,孙“堂主”悻悻地收回目光。见没有动手的意思,成刚便拉着紧张得发抖的姗姗傲然走过,他听见背后飘来一个声音:是条汉子!不过你把我的三个弟兄送进了监狱,今后小心了!

成刚不屑地弯了一下嘴角,姗姗崇拜地望和他的脸,慢慢把头柔情地靠在他的肩膀上。她的手软软热热的,这还是成刚第一次拉女孩子的手。从备战状态放松下来,成刚感到好像有电流从姗姗的手上传递过来,心里兴奋不已。突然,成刚眼前浮现出姗姗的父亲李厂长,受伤以后他来看过成刚两次,一次是医院,一次是去成刚家里。第二次见面成刚敏感地捕捉到,李厂长瞥了一眼对成刚脉脉含情的姗姗,眉头不易觉察地皱了一下。

即将下岗的恐惧,使父亲的脊梁在几夜之间坍塌下来。因为妈妈早已先爸爸而下岗了,在街道的帮助下开了一个货店,卖些水果什么的。如今爸也下岗了,那就意味这个家庭丧失了稳定的收入,后果不堪设想。下岗的名单没有公布,还是小道消息,但现如今小道消息都准得很。成刚总是抑制不住地想到姗姗,家庭这般困难,还少了一个肾,就算姗姗始终如一喜欢自己,她爸也未必能允许女儿和自己永远在一起。听姗姗说她爸已经旁敲侧击好几次了,姗姗就是装糊涂。

知道爸爸要下岗的消息,成刚曾想去找姗姗帮忙,却犹豫不决,上课的时候就看着姗姗的背影发呆。姗姗好像背后长着眼睛,知道他在看她,就趁老师在黑板上板书间隙偷偷回过头,甜甜地一笑。姗姗的笑让成刚的话就更说不出口了,那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的腰部像中刀那天般作痛,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。下课时姗姗赶紧跑到跟前问你腰不舒服吗?成刚伏在桌上不说话。姗姗用手抚摸着成刚的头,充满温情。第二天,他发现姗姗的眼睛都红肿了,一问才知道姗姗听说了成刚爸的事儿,就央求父亲帮忙。李厂长要求姗姗断绝和成刚的往来,姗姗坚决不同意,父女二人便僵持起来。

父母做了成刚三天的工作,成刚就是一言不发。今天爸没有再对他说什么,让成刚觉得奇怪得很。晚上,成刚辗转反侧睡不着,尽管后来他闭着眼睛,却止不住头脑中的胡思乱想。爸妈以为成刚睡了,便开始了小声讨论。妈问:“好像姗姗和咱儿好上了,成刚不去找李厂长,就不能让成刚去求求姗姗吗?”

爸抽着烟,叹了一口气说:“你知道吗?今天,李厂长找我说的就是这事儿!”

“他怎么说?”

“今天李厂长特意让人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,问起成刚的近况,还夸了成刚。紧接着说起我下岗的事儿说是领导班子决定的,他也左右为难呀!替我说话吧,人家会说领导徇私;不说话吧,我的岗就下定了,于心不忍呀!……最近姗姗和成刚走得太近了,现在毕竟是学习期间,男女学生远一点好,以防早恋。但姗姗是个倔脾气,总是跟他拧着来,没办法呀!如果成刚答应从此对姗姗疏远些,他再做点工作,那么不下岗也不是不可能的。让我回去做做成刚的工作,做好了让成刚去他家一次。成刚是他女儿的恩人,去求他,这面子他还是要给的……”

“厂长的意思就是说,如果成刚离姗姗远一点,你就可以不下岗了?”

“就是这个意思!”

“我看出姗姗那丫头喜欢成刚,但成刚这孩子真是的,也不想一想,厂长家的千金是咱们能高攀得上的吗?”

“我都想揍他,跟他说了多少遍别学别人早恋,他偏不听!”

“……”

“报纸上说他是英雄他就觉得自己真是英雄了?他还是他成刚——一个工人子弟!”

“别再怪孩子了,只要你不下岗就阿弥陀佛了……”

“明天就让成刚去,不去不行!”

窗外秋风落叶“沙沙”作响,回荡在整个屋子里面。成刚蜷缩在被窝里,觉得自己的心也薄成了一片叶子,在秋风中摇摆,轻得没有一丝一毫分量。在这世间秋风的扫荡下,他因见义勇为发生的自信和刚强显得软弱无力,只能落叶般随风飘荡。住院的时候,表哥来看过他,一见面他的眼睛一亮,显然是发现了成刚的变化。他用了一个男人间的礼节擂了成刚的前胸一拳,那拳头初来时疾,落到成刚胸上的时候却是轻轻一碰,然后表哥含笑点头说是个男子汉了!那时的成刚挺着胸脯迎接来掌,眼睛眨也不眨,觉得自己今后简直可以应付各种各样的拳头,现在看来那是一种浅薄和无知。这世间的秋风又是什么?如此强大而令人惶恐?命运同他开了一个玩笑,转了一个大大的怪圈又回到了起点。爸说的没错,他成刚还是成刚,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。

同为一家人风雨同舟患难与共,成刚何尝不理解父母此时的心境?但面对父亲的催促他还是沉默着,不说去也不说不去,为此爸愤怒地打了他一记耳光,被妈拉开了。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内心还有一层什么东西,在苦苦抗拒着。成刚曾经到一个父亲的局长的同学家里,看到送礼者满脸堆笑卑微地走进来,心中顿时涌起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堪感受,如今自己就要去扮演这样的角色吗?他陷入了窘境,就像幼时五子棋中的“两步咬”,无论怎样走都要失去一个宝贵的棋子。如果不去找李厂长,爸就要失去工作;如果去求李厂长,他预感到自己不但要失去姗姗,也许还有好多重要的东西。姗姗会怎么看他?成刚开始明白成人世界决不像书里那么简单,好坏是非睁眼露,自己不明白的东西还多着呢!比如那个孙“堂主”,这次本来应该追究他的刑事责任,就因为是副市长的儿子就没人敢动他,现在竟然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逍遥法外……

爸在成刚坚韧的沉默下败下阵来,坐在那里像一尊泥塑,只剩下无奈的叹息。还是目前打破了父子间令人窒息的难堪:“刚儿,你长大了,是一个男子汉了,也是家里的顶梁柱了。你躲了,这个家就塌了,男子汉是能躲事儿的吗?”

最后几个字母亲是一字一顿说出来的,这句话彻底击跨了成刚心中坚守的最后一道堤防,他的眼泪夺眶而出。面对生活,看似柔弱的母亲沮丧过徘徊过,现在却变得如此坚毅清醒。她每天推着小车不论严寒酷暑,为这个家牛一样奔波着劳碌着。成刚想到家里,顿时羞愧自责起来。这几天他为自己想了很多,却全然忘记一个儿子对家庭应有的责任。一场早就注定的结局终于从天而降,不论对和错,他都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。

从家里走出的时候,爸爸把他住院期间别人送的礼品——两瓶酒和一大盒西洋参交给儿子,分别拎在两只手上。成刚的眼中顿时涌上了一阵悲哀——自己已经成为一个的的确确的送礼者了。妈注意到了他的神色,把礼品从成刚的手中取下,对父亲说:“我看成刚就不用带礼品去了。李厂长想帮咱们恐怕也不会因为这点东西。”

成刚空着两只手站在了姗姗家门前,尽管下定了决心,却有几分局促和不知所措。对他来说,这样的一种选择似乎比面对混混儿雪亮的刀更为艰难,他站在那里好长时间一动不动,思维被冻住了一般。就在楼道感应灯熄灭的那一瞬间,风声入耳,成刚的眼前幻化出那片叶子坠落的过程,再次听见了叶梗与树枝脱离的细微声音,他突然领悟到,那其实是一声遥远的叹息呀!

我是坠落的叶子还是那棵树呢?成刚在黑暗中站立良久,再一次下定了决心。随着身体的微动,感应灯迅速亮起来,把成刚晃动的影子投在了姗姗的家门上。成刚最后确定自己就是那落叶纷飞的树,正向姗姗家房门伸出褪尽叶子的光滑枝桠。楼外一阵风刮过来,他像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推动着,用食指与中指的关节,犹豫而迟缓地敲响了房门。



o(∩_∩)o 站长评论:

  第一次阅读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还是小学生。我也有着萌芽的懵懂的仰慕情愫,也有着年少的倔强性格,所以文章中的主人公,能明白他的内心发展。
  故事波澜起伏,确实能够紧扣我们的心弦。只是文章的末尾,情节急转向下,让我们再次看到了生活的巨大无奈。
  如果我是上帝,我不愿看到让这位勇敢善良的孩子,成为大人生活的牺牲品。


幻蓝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 © 版权所有       关于《文学小屋》相关建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