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网站主页 ◇我的作品 ◇精选作品 ◇诗路花雨
跃入虚空
作者:李志伟

A

我一直不能确定,“时光旅行”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。自从第一条“时光通道”建立,“时光旅行”就成为无法阻止的狂潮。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梦想,经常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实现。而“时光旅行”却使其成为可能,比如你具有写作天赋,却生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电子时代,你就可以通过“时光旅行”到达文艺昌盛的年代成就事业。或者你具有军事才能,却出生在和平年代,你可以去战国时期大施拳脚。更多的人则希望换一个生活环境,就像几个世纪前,人们总是削尖了脑袋往富裕国家移民一样。

时光旅行价格不菲,刚开始只有少数重量级的富翁可以尝试。他们去了几千年后的未来世界,据说那个年代的物质无比富足。这大概是真的,因为“时光旅行公司”曾对他们进行跟踪采访,用时光电视向各个时代进行现场直播。屏幕上的亿万富翁有很大变化,他走的时候六十岁,现在看起来三十多岁。

“为了这次旅行,我花了全部财产的一半。”年轻富翁说,“不过现在看来值得,因为我不仅获得了新的财富,还找回了青春。”

记者解释:“在这个年代,基因食品可以让你返老还童。”

“请大家记住:这个年代很富有,但绝不是满地黄金,”富翁故意停顿一下,“因为满地黄金是很硌脚的。”

看了电视宣传,更多的富翁去了富裕年代。然而富翁不是无限的,当付得起高昂旅行费的人走完时,“时光旅行公司”被迫降价。此时降价是大势所趁,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想去富裕年代生活,另一方面公司已经收回“时光通道”的投资,现在任何一笔生意都是净赚。价格依然不低,但大多数中等家庭已经可以接受。我的同学一个个离我而去,班长高照也走了。高照的家庭条件还没有我好,但他说:“忆婷,我爸爸说,即使花掉所有积畜也是值得的。富裕年代的救济金比我们这个年代普通人的收入还要高,在说那里有良好的教育,机会比这里多一万倍。”

几乎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想法。唯一反其道而行之的,是我爸爸。

B

我爸爸是一家私人出版社的老板,这个出版社仅有十名员工,如今已经走了八名,还有两名也时来时不来。这个年代的人越来越少,你把书印给谁看?

自从“时光隧道”开通,我爸爸和妈妈都处于难以形容的亢奋状态。然而两个人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。“把出版社卖了吧。”妈妈说,“再加上积蓄,咱们全家就可以去富裕年代了。”

“我发现了无限商机,”爸爸所答非所问,“那么多人离开了,他们的房子怎么办?如果这时候我们去收购,一定能以极低廉的价格买下来!”

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妈妈说,“人都没有了,你买房子卖给谁?”

“走了的人都会回来,就像南去的大雁会归来一样。”

“人不是大雁,人的人!”妈妈有点生气,“亏你是做生意的,连基本的经济常识都不懂:房地产就像股票,刚开始狂跌的时候去买,回长期套牢!”

“既然谈到股票,我就跟你讲点股票常识:众人追捧的股票,总有一天会跌下来;而众人都不要的股票,总有一天会成为黑马。”爸爸针锋相对。

无论如何,经济大权掌握在爸爸手中,爸爸一意孤行地执行着自己的路线,将积蓄拿出来收购各地的房产。收购进行得非常顺利,价值一百万元的房子,有时候甚至一万元就能买下来。这也很好理解:如果卖不出去,那房子扔在那里也让风雨给吃了。爸爸以为自己捞到了便宜,但他一万元买的房子,过两天五千元就能买到。也就是说他的房产正在迅速贬值。然而爸爸像中了魔一样疯狂购买,直到花光了所有积蓄。

现在我们拥有庞大的房产,口袋里却没有一分钱。

“别的我就不说了。”妈妈坐在空荡荡的家里,显得很疲惫,“我只想问你,下顿饭我们吃什么?”

“吃--- ---”爸爸掏他的破口袋,可我们都知道那是徒劳。他身上的最后一块钱买了一栋豪华而无用的别墅,我亲眼目睹。“这样吧,我们到外面去找点野菜?”

“吃野菜?!”妈妈一拍桌子想发火,却委屈地哭了。

“人家妻子都跟着丈夫去富裕年代享福了,而我呢,却跟着你吃野菜!”妈妈抽泣着,“还有我们忆婷,你哪一天放在心上?”

“你和忆婷,我天天放在心上。”

“少来花言巧语!”妈妈打断说,“我当年就是上了你花言巧语的当,才更了你!我后悔现在才看清你的本质!”

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相信我,”爸爸搓着手说,“总有一天,大家都会回来的!”

“那你就等着吃那个‘总有一天’吧!”妈妈牵起我的手,“忆婷,咱们去富裕年代!”

妈妈存了一点私房钱,当天就收拾行李,带我去了富裕年代。爸爸来送我们,妈妈自始至终没理他。

C

我和妈妈踏进富裕年代的第一刻,就有人递上一张表格。

“抱歉,”他说,“由于来富裕年代的人太多,我们救济金不够发放了。请你们填好表格,我们只能付给你们一半救济金。”

妈妈仔细查看表格,无非是做一个人口登记。救济金的数目不算少,顶得上爸爸一个月的收入。

“好的,”妈妈爽快地填写,“我不会给政府添麻烦的,我会自食其力。”

在贫穷年代,妈妈是不用工作的。爸爸的收入虽不算多,但也可称小康。因此妈妈只需帮助爸爸做一点出版社的杂务,而爸爸总是慷慨地把全部收入叫给妈妈掌管。爸爸总是自豪而幽默地说:“我老婆比我赚得多,因为她有一个能赚钱的丈夫。”

“其实我比你爸爸行。”走出时光机场时,妈妈搂着我的肩膀说,“只不过为了家庭总要牺牲一个人,就牺牲了我。现在瞧妈妈的吧!”

妈妈信心十足地去找工作,然而他每每碰壁,有时甚至尚未开口,经理就说:“非常抱歉,我们人员已满。”

最后妈妈忍不住问:“我不明白,富裕年代应该工作机会很多啊,为什么找工作这么难?”

“以前机会是很多,”富裕年代的人礼貌地回答,“可现在来的人太多了,再多的机会也变少了。我很体谅你们的处境,但我爱莫能助。”

这样碰壁了半年,我和妈妈一直依靠救济金生活在低级公寓。富裕年代的低级公寓还要比贫穷年代的中级公寓好一点,但我们心里不舒服。没有稳定的工作,就没有稳定的心理。有一次我半夜醒来听见妈妈在哭,我问怎么了,妈妈说她感冒,没事。

最大的打击来到了:由于涌入的人越来越多,政府无力支付救济金了。妈妈失去了生活来源,整日唉声叹气。那天我肚子饿得实在难受,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。我说:“妈妈,如果咱们留在贫穷年代,跟爸爸一起吃野菜也比饿肚子强啊!”

妈妈没有骂我,但她的脸色比骂我还让我难受。那一天我们再没有说过话。第二天妈妈突然精神焕发,她拉着我的手说:“忆婷,我有办法赚钱了。”

妈妈与我步行去一个地方,我一看招牌就吓坏了:“器官移植中心”!难道,妈妈要出卖自己的器官?

“什么器官?”医生头也不回地问。

“肾脏,”妈妈平静地回答,“人有两个肾脏,少一个没问题吧?”

“当然,”医生说,“第一次来的都是捐肾脏,可第二次第三次就捐肢体、心脏等重要器官了。钱总是要花完的,你要慎重。”

妈妈毅然签了字。

医生说捐肾之前必须观察一段时间,要确定妈妈的肾是不是健康肾。我怕极了,偷偷给爸爸大了一个时光电话。

D

爸爸来的时候,只剩下一条右臂。我知道他是用什么搞到旅费的。

妈妈本不想理爸爸,但也心疼了,两种矛盾的心理使她既理爸爸,说话又不客气。

“你来干什么?”妈妈说,野菜吃饱了撑的?”

“求你,”爸爸说,求你不要出卖器官。“

“你都卖了,我为什么不能卖?“妈妈直击爸爸的弱点,再说如果我不卖器官,你给我饭吃?”

“我--- ----我会有钱的。”爸爸说,“我天天都看时光电视,我知道我马上就要成功了。”

“请把你的花言巧语收起来,它对我已经失效了。”妈妈严厉地说,“你给我走,我不要再见到你!”

“不要这样,”爸爸哀求,“看在忆婷份上--- ---”

“你还好意思提忆婷?”妈妈愤怒了,“忆婷是我们的儿女,可你尽过一点点父亲的责任吗?忆婷没机会上学,你这个父亲是怎么当的?”

“我--- ---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。”爸爸说话底气不足,“只不过--- ---只不过我没有估计到,富裕年代竟然能坚持这么长时间。”

“狡辩!”妈妈被过身去,“如果你再不走,我就喊警察了!”

“好,我走。”爸爸转身,我看见他的背影瞬间苍老了十岁,“总有一天,”他离开房门时说,“总有一天你们会原谅我。”

爸爸就这样走了,再没有消息。我有点担心:如果他留在富裕年代,将没有工作没有收入;如果他想回贫穷年代,难道还要砍断右臂换取旅费?吗但老天似乎开眼了,自从爸爸走后,我和妈妈就时来运转,妈妈的肾被确诊为好肾。正要开刀那天,一位陌生的女人找我们。

“请问你是王美惠女士吗?”女人问。

“是的,”妈妈疑惑,“什么事?”

“你是不是买过一张彩票?”

“彩票?”妈妈皱眉头回忆,“是的,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买过一张,没中奖。”

“现在中了。”女人说,“你知道彩票滚动摸奖的,当时没中奖,以后还可以摸奖。这回你中了二等奖,奖金一百五十万,请你签个字。”

什么,一百五十万?捐肾才二十万!这么说,妈妈不用捐肾,我们也能活下去?

妈妈取回钞票时,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妈妈说,那彩票是很久以前爸爸买给她玩的。

我们没有换公寓,只是添了一台电视机。现在妈妈不用满街跑,而是直接从电视里寻找招工信息了。然而招工信息几乎没有,我们只是了解到越来越多的坏消息:富裕年代停止发放救济金;富裕年代人满为患;富裕年代失业率直线上升——这还是富裕年代吗?

最后政府发言人出面,道出了事实真相:“我们曾经是富裕年代,因此引得各个不富裕年代的人蜂拥而至。但是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,历史并不是跳跃进行,而是像流水一样持续进行的。没有过去年代的人进行艰苦卓绝的建设,就没有今天的富裕年代。也就是说,所有人来到富裕年代,富裕年代的历史根基坍塌了,富裕年代变成了贫穷年代。政府号召其它年代的人回到自己的年代,踏踏实实地进行建设,为了全人类的未来。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明白了。他们通过时光通道跃入了虚空。一个富裕年代不可能建立在虚无之上。

妈妈也明白了,决定回到贫穷年代。但她决定再也不见爸爸的面。

回程是免费的。我和妈妈一下时光穿梭机,就被人群层层包围。

“请问您是王美惠女士吗?”人们七嘴八舌地问。

“是的,”妈妈有点害怕,“我--- ---好像没犯法吧?”

“没有没有,我们只是想购买你的土地,”人们说,“资料显示,您拥有我们城市百分之八十的土地,我们急需土地开始生产,请你马上将土地卖给我们——价格好商量。”

“我拥有--- ---土地?”妈妈吃惊极了,“对了,那土地好像是我丈夫购买的吧?”

“这并不重要,我们只知道土地权归您所有。”

妈妈恍如梦中。爸爸说得没错,人们的确回来了;爸爸的投资也没有错,现在全都升值了。可他为什么不写自己的名字?

妈妈当即卖出了百分之一的房地产,获得了一千万元的收入。依靠这笔钱,我们什么也不干也能活到世界末日。接下来妈妈违背诺言,开始寻找爸爸,然而爸爸音讯全无。

有一天,一个女人找上门来,正是富裕年代器官移植中心里,那个口口声声说妈妈中奖的女人。

“您果然回到贫穷年代了,”女人说,“请您在发票上签个字吧。”

女人递来一张旧得发黄的发票,题头是:“器官捐献发票”。捐献人:李源。捐献时间:公元5783年。捐献地点:“器官移植中心“。捐献器官:全部身体(左臂除外)。捐献收入:一百五十万元。捐献人遗嘱:全部收入送给我的妻子王美惠和女儿李忆婷,不要直接告诉她们,就说她们的彩票中奖了。等人们开始返回贫穷年代,再请她们签字。顺便告诉她们,我爱她们。

妈妈愣了一分钟,趴在桌上哭了。即使是失业,她也没有如此痛哭流涕过。

是的,爸爸是爱我们的 ,从一开始我就知道。



o(∩_∩)o 站长评论:

  略带科幻色彩的文章。但是,耐心读完全文,心里会留下许多的思考。
  文中的父亲,既有着看到商业机遇之后的疯狂形象,又有着真爱家人的无私情感。
  是的,爸爸是爱我们的 ,从一开始我就知道。


幻蓝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 © 版权所有       关于《文学小屋》相关建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