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网站主页 ◇我的作品 ◇精选作品 ◇诗路花雨
自私的礼物
作者:吴正

小时候,总幻想最好的命运不外乎是拥有一位在学业上任之,而在生活上又纵之的父亲。等自己也做了父亲,这种想法便恰好颠倒过来,好反思的我常问自己:究竟,这算不算是一种自私?

虽然,也不是不经常地作点儿克制,但儿女的前途,以及盼望能将她雕琢成一件人类精品的种种渴望,不断地压迫着我。一天的工作再忙,烦恼再多,一回到家,还来不及换拖鞋,就向她说开了:“快,天眉,快把琴谱拿出来,练琴……”还不满十岁的儿女,说来也够惨:一书包沉重的功课外加电脑和两门外语,以及我这个偏又认为假如没有音乐,人就会缺少了某种气质元素的父亲。

每次,她几乎都是从电视房里探出头来,求怜地望着我:“能让我看完这一集电视连续剧吗,爸爸?学校的功课刚做完……”而每次,她又都是失望地含着泪,坐上高高的琴凳,无声地搁起琴谱,打开琴盖。“我这辈子最恨的便是练琴!”——暗地里,她向溺爱她的祖母狠狠地投诉。

当琴声自客厅里升起时,我就站到钢琴的一旁:“和声要弹得平均……不要弹错,听见了吗?不要弹错!”有时心急起来,竟不自觉地将在琴盖上敲着拍子的手指攒在一起,一拳捶在了低音区键上,一声轰然巨响,僵住了儿女正弹动的手指,而那些含眶之泪也便化作了两行晶莹的委屈的泪,滴答在黑与白的键盘上。

一股怜悯混合着内疚袭上我的心头,那是在很多很多年以前的某一次了,我在她长琴凳的一角坐下来,搂着她,吻着她的乌发:“是爸爸不对,爸爸太粗暴,但这都为了你好,玉不雕不成器哪!……不谈这些了,总之,只要你好好练琴的话,爸爸送你一件大礼物。”她转过脸来立即破涕为笑:“裙子?皮鞋?还是HELLO KITTY的手袋?”

“嗨!”我复将脸色转为严肃,“先不讲这些,你现在的任务是:练琴。”

“嗯……”期票再远,她至少知道我从来是个言出必行的父亲。而从此之后,这座遥远的精神宫殿便激励着她次复一次、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长征,直到她已是个亭亭玉立的十四、五岁的少女了。每次练琴前都还没忘向我惯性地提示一句:“记着你的礼物啊,爸爸。”

十七岁的最后一夜,快近十二点了,她从自己的房中出来,隆隆重重地选穿了一套演奏会用的纱裙,自客厅中走过,自我们面前走过,坐上了她的琴凳,然后回眸望着我。她没有,我也没有说什么,但互相的心中都明白。

手指落下去了,这是萧邦的《降E大调夜曲》。无论是气氛、时间、地点以及我的偏爱,这都是一首最合适的选择——这是她给我的;而我的呢?我打开录音机,塞进了一盘空白磁带。

她成熟、丰满的弹奏已最忠实地记录在了磁带上。

夜曲在最尾的一缕袅袅中消散,但她还迟迟地不肯从琴凳上站起来。最后,当她起身,走过来,并在我与她母亲的中间择位坐下时,她的目光已变得十分柔顺并亮亮地闪着些泪花:她也被自己所演绎出来的那个萧邦感动了。

我将磁带放到她手中:“爸爸想了好久,但这才是你自己创造的,也是你的最好礼物。”没有意外和惊奇,只有理解,“爸爸自私么?”

“不,您是世界上最好,最无私的爸爸。”

已很久不曾了,但这一回我又搂住了她,吻着她的秀发,而让时光倒流回了十年之前的那一晚。人生,就是对与那些动人细节的重复啊!我想。



o(∩_∩)o 站长评论:

  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。无数的家长,都有着这样的情怀。
  相互理解,耐心的沟通,才能彼此走下去。
  文章之中,我们看到,其实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,我们可以做得更好,而非只是压迫和批评。将心比心。
  另外地,也希望能给足孩子们自由的天空。因为,我又何尝不是从那个年龄走过来的。


幻蓝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 © 版权所有       关于《文学小屋》相关建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