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网站主页 ◇我的作品 ◇精选作品 ◇诗路花雨
朱红的泪
作者:余阳舟

故乡Z城的圣域里,一组壁画记载着关于火凤凰的故事:传说每五百年的时候,守护着精灵文明的火凤凰朱红,便会将自己的躯体和灵魂连同最深沉的黑暗埋葬进绚丽的火焰里。

然后,当温和的阳光开始散落在海平面的时候,它便会从灰烬里重生,再次将光与热奉献给整片大地。

——题记

 

灰色的天空里,开始飘落下淡淡的白点。这是Y城的初雪。在这里只有炎热与严寒两种季节,中午的时候还是烈阳当空,下午却骤然地寒气逼人,然后便开始了漫长的雪季。

这一切没有预兆地忽然降临,以至隐薰望着屋外的雪花时,有种惊奇有种陶醉。

嗯是吧,确实是种陶醉,隐薰摘下耳机,远离那个爆破的音符世界,然后呆呆地望着屋外。原本下午没有课,所以隐薰呆在屋子里温习功课,打算傍晚的时候出去逛逛的;不过现在大概哪里都去不了吧。

放下手中的笔和课本,伸伸懒腰,然后走过去,想打开整片玻璃门。隐薰的房间有个小阳台,不大但视野很广阔。当初自己租下这个房间的时候,就是喜欢这个阳台。

似乎因为外面的气温变冷了,隐薰费了点力气才把玻璃门拉开。最开始确实有些冰凉。这哪是初雪啊,站在阳台的隐薰心想,漫天飞舞的雪花,不一会就积满厚雪的地面。隐薰怀念起了故乡的初雪,那是种温柔的感觉,站在空地上的时候,伸出双手,飘落在掌心的六角形晶状雪花,便会缓缓融化,最后只留下一小滩浅浅的水痕。

隐薰回屋裹上大衣和围巾,然后才再呆在阳台,她倚着玻璃门坐下,望着灰色的天空和凌乱的雪影。

思绪一下子回到两个月前,那天傍晚,隐薰照常地打电话回家,话筒的另一边,寂静之后妈妈说了几句话;话筒的这边,许久的无语,然后缓缓地吐了一句话:哦。妈,我不想回去,学校还有课。隐薰挂下电话,重重拉开玻璃门后,便无力地伏在阳台上,眩晕的感觉让她有点想吐。妈妈在话筒另一边说的就是爸爸死去的消息。那天正好是夏天的雷暴雨天气。天空好像被偷走了,整个世界都是阴魂不散般的黑暗。

从那天之后,隐薰的世界似乎开始微妙地改变着。她很想释放心里某些悲伤,但她没有做到,或者应该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吧。隐薰开始每天地变换着发式,每天尝试着新的衣服搭配,每天漫无目的地踏在陌生的路上,每天不厌其烦地将书架上的书全部取下,又以新的排列方式将它们整齐摆上书架……渐渐的,从不知道该怎么做,到了后来的不知道自己在做着什么。隐薰只是隐约觉得,自己在不断地尝试任何想得到的新鲜的事物,似乎潜意识里只是为了竭力期盼着改变某些东西吧。

寒冷的风打断了隐薰的思绪,她拼命地摇了摇头,告诉自己别想那么多不确定的事了。

隐薰起身拍拍身上的雪,把阳台那盆花搬进屋子,最后关上玻璃门。一切变得温暖与安静了。玻璃门上结了层薄薄的水雾。隐薰撅着嘴望着,然后用食指在上面端端正正地写下海月的名字,傻傻地望着,痴痴地笑着,然后才满足地轻拭去玻璃门上的字迹。接着画上海浪,圆圆的月亮,不过这些符号只有隐薰自己才看得懂吧。

花盆很轻,种的是薰衣草。刚才飘落在上面的积雪也融化了,晶莹剔透的水珠沾附在薰衣草上。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薰衣草中存在着一株不知名的花,黑色的茎、黑色的叶子、黑色的花瓣,虽然植株很矮小,却让人觉得显眼。隐薰想将这株黑色的花拔掉,可是刚刚伸出手指,就被它深深地扎了一下;隐薰猛然地缩回手,那是种难以忍受的刺痛。

隐薰想起了小时侯,那时家附近的草地上,长满了许许多多的薰衣草。爸爸经常用他温厚的手牵着小隐薰,然后一起站在草地上望着随风飘摆的薰衣草。累了的时候就呆在树干边,小隐薰依偎在爸爸的怀抱里,听着爸爸每天给她讲起不同的童话故事,沉浸在薰衣草那种梦幻的香味里,小隐薰会开心得闭上眼睛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那一次好像是春天,小隐薰和爸爸照常地呆在树下。爸爸说完精灵焰森的故事后,小隐薰歪着脑袋,想了想然后问,“爸爸,精灵是什么样子的呢?”爸爸微笑着,指着那片长满薰衣草的草地,可是除了薰衣草的香味与温和的风,别的什么都没有。“就是那种气息吗?”爸爸很满意地点点头。“爸爸可以看得见精灵们吗?”小隐薰一脸欣喜地问。

爸爸蹲下来,望着她清澈的眼瞳,“对,爸爸看得见它们,小薰,其实人看到的东西很有限;但如果能看到更多不可思议的事物,那一定会很幸福。”望着小隐薰一头雾水的样子,笑了笑道,“你现在还小啊,得等到你长大的时候,如果那时的你依然拥有着真正的单纯以及感恩幸福的心,你就会看到精灵的存在;嗯不仅仅是精灵吧,甚至会看到更多美丽而且不可思议的事物的。”

小隐薰的肚子饿了,不过爸爸很开心地望着那片草地,似乎仍有很多话想全部告诉她,“小薰,爸爸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话,”小隐薰按着扁扁的肚子,点点头专注地听着,“在你将来成长的日子里,会有开心与失落,会有成功与失败,尽管我们更多在意着失落与失败,但那并不代表着未来;你要像眼前这片薰衣草一样,坚强地用生命去创造,还有在阳光与雨露中真正成长起来。”

那天爸爸说了很多,尽管小隐薰还不是很懂,但那时爸爸的眼神是那么认真,所以隐薰一直把话记在心里;虽然随着成长,隐薰开始遗失某些记忆碎片。

 

然后日子依然一天天地成为过去的回忆。

隐薰同样生活得很迷茫,以前不开心的时候,她会戴上耳机,沉浸在摇滚的音符世界;只是某一天起,她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对音乐免疫了。后来,隐薰学会了在不开心的时候,就在玻璃门上画下没有钝角的圆形,望着它们,心情就会暂时平缓下来。

然而无止境的尝试并没有停止,任何闪过思维的新事物,都会不加筛选地去做。同样开始的,还有对数字的敏感,很多空闲发呆的时候,隐薰会耐心地将手中的笔记本数了一遍又一遍,标记上页数;然后不甘心,又将已用和未用的页数分别再数一遍。每天放学的时候,隐薰就坐在陌生男孩的单车后面,一脸嘻嘻哈哈地看着陌生的路;直到很久后一天,在陌生的路上被海月看到后,她觉得很不安很内疚,从此放学后就一个人径直地回去。下午没有课的时候,隐薰会去酒吧做些兼职的工作,因为她想凑钱给妈妈买份圣诞礼物;在酒吧里,结识了很多来喝酒的人,有不同职业不同品性不同外貌的人,不过隐薰总是尽可能避免和他们呆在一起,她不喜欢那群一身酒气的人,不喜欢那些玩世不恭的脸;只是在那里,隐薰学会了怎样虚伪地笑。还有一点不开心是因为海月。尽管隐薰知道海月心里更多只有友情,也知道星湜与海月两个人只是好朋友,但每次见到星湜和海月呆在一起的时候,隐薰还是会有种不开心有种不满,然后就想太多。

每个早晨,隐薰会向镜子里的自己很疲惫地笑,然后似乎戴上玻璃面具,将自己的难过与心情掩饰在一层微笑后面。白天的时候,隐薰习惯了在任何人面前嘻嘻哈哈地,不想将任何感情流露出来;只有夜晚吧,一个人呆在屋子里,才会觉得时间实实在在属于自己。纯粹地用笑容掩盖悲伤,对身边的人隐藏起所有自己的情感,这些真的就是坚强与成长吗?她觉得很怀疑。

隐薰经常地思考起这些问题,或许只有真正地经历过才会明白吧,所以隐薰开始有越来越充分的理由否定那些不知所谓的理论。

只不过浑噩的日子依然继续。忽然一天早晨,隐薰发现玻璃门上的圆已经密密麻麻地排列着。原来这些没有钝角的圆早已疯狂地积累起来,正如隐薰的坏心情一样。

 

窗外的雪一如既往地飘落着,教室里有些冷,不过很寂静,大家都在认真地答卷,这是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场。除了隐薰,她已经没有心思答卷了,考得很糟糕,因为这些日子没怎么去复习。很快考试结束了,大家都用被考试消耗得所剩无几的力气欢呼着;想着确实值得高兴,可是隐薰只是笑了笑,因为她也觉得很累。

最后一节课里,老师照惯例地布置着课题研究,同学们就边记录边小声讨论着假期。

海月坐在靠窗边的位置,隐薰的那个座位刚好能很清楚地看到他。望着海月,隐薰就想起了好多关于他的回忆。

或许海月很少留意到自己,但隐薰不会,对于他记忆中的每分每秒,隐薰都用心地记在心里。懵懵懂懂的隐薰并不清楚那是什么样的满足感,只是一直默默地喜欢着;喜欢着海月的淳朴与善良。不过海月是个安静的孩子,即便如此,隐薰还是发现了很多细节,比如海月喜欢大自然,喜欢巧克力;寂寞的时候喜欢一个人仰望星空;喜欢温和的风,所以夜修的时候就呆在窗边的座位;喜欢写很多的小说,偶尔才会画画和写乐谱。但是隐薰最有印象的,还是海月拥有的真实的笑容;她知道海月只有在开心的时候才会笑。那是种让人觉得心甜的笑容。

海月鼓着脸,有点目瞪口呆般地望着黑板,他的样子似乎对满黑板的研究课题难以置信;隐薰望着海月的样子,然后偷偷地笑了。

这节课很快就结束了,隐薰的心情也好了些。同学们都匆匆地准备离开教室。刚才只顾着发呆,所以隐薰不得不匆忙地把课题记在笔记本里。抬头与低头间,教室逐渐安静下来,最后只剩下海月与隐薰两个人。

海月也收拾好了书包,然后走进隐薰的座位,隐薰的心咚咚地跳得很厉害,她很少有机会跟海月单独在一起,她觉得在海月走出教室前应该跟他说什么吧,至少也可以说句假期快乐什么的。这个想法刚闪过脑海里,隐薰的口便不由自主地叫出了海月的名字。

海月停下来,望着隐薰等她说话。隐薰一下子慌张地站起来,望着海月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。“海月,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隐薰,”还是海月说话了,“这些日子里,你有很多的不开心,对吗?”

隐薰一下子被问住了,她没想到海月会忽然这么问她。不过想想也是吧,只有安静细心的月,才能从她的眼睛里发现不开心的心情。尽管将自己的难过掩盖起来吧,但眼睛始终不会骗人。隐薰犹豫了下,有个想法闪过脑海,然后又不加筛选地说出来。“没有啊,我没有不开心。”接着隐薰习惯性地露出职业化的微笑。

海月鼓胀着脸,有些生气地望着隐薰,然后转身离开教室,头也不回地摆摆手算是再见。隐薰望着海月离开的身影,看得出海月很不开心,她知道海月不喜欢有人说谎话的。

隐薰知道自己不是故意的,刚才她只是想着不愿让海月看到自己不难过的一面,但不知怎地就说出那些话。她开始懊悔起自己,海月也是在意自己所以才会那么问的,如果刚才对他说实话的话,海月也许会留下来听她说起那些不开心,也许海月可以说服自己开心起来,也许说不定他们会顺理成章地成为朋友,自己明明很想有机会和海月一起聊天什么的,但现在自己竟然惹得海月生气地走了。隐薰很生自己的气,最后,那些生气都化成无力的泪。

 

提着些许笨重的行李。坐在地铁里,隐薰还是觉得很累。一路上她一直想着放学前和海月的事。

地铁里比较空荡,人不太多也很安静。靠着座位,然后小睡了会。

就这样直到地铁到站,隐薰忍不住地解下围巾和大衣。外面的世界有两种很显眼的颜色,橙色搭配蓝色。蓝色的天空与橙色的树叶,隐薰深深地呼吸一口气,是啊,X城这里应该还是秋天。

隐薰还是喜欢故乡这里,有可爱的四季轮流更替着,有时常是蔚蓝颜色的天空,还有很清新的空气。

隐薰走到家的时候已经傍晚了,天色开始暗淡下来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楼道装了感应灯,隐薰很喜欢它们,无论自己走得多轻,在她前面的灯还是会及时地亮起来;那一刻,隐薰有了种很塌实的被守护感,那是少女的她梦寐以求的感觉。隐薰就站在灯光里,低着头,细细品味着这种瞬间的幸福。

到了家门口的时候,隐薰停住了,然后又走回去,在楼道上下走了好几遍,确定那些感应灯真的很在意她的存在后,隐薰屏住了呼吸,故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果然,那些灯光逐个熄灭了。隐薰轻轻地挪动了脚,可是在脚尖踮到地面那瞬间,感应灯还是亮了。

隐薰完全释然了,她心满意足地大步走到家,敲了敲门。

“回来啦。”妈妈开门后,顺手接过隐薰的一袋行李。

“嗯妈,我回来了。”

妈妈把行李放在隐薰的房间后,就回厨房,“放好东西后就洗洗手,好吃晚饭。”

“哦!”隐薰应了一句然后回到房间。妈妈的话总是那样简洁,并且有用的话只说一遍,没用的话从来不说。这让隐薰一直挺感动的。

晚饭的菜都是隐薰爱吃的。妈妈知道隐薰一路上肯定很累,所以没有问太多的话。隐薰也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和摇头,她不敢望着妈妈的眼睛,怕让妈妈发现自己的不开心。

“小薰,新发式是你自己弄的吧?”隐薰被问住了,她这才想起,自己放学乘地铁回来前,忘了把发式改回来。隐薰心想,妈妈看到自己这么另类的发式,不知道会怎样想。

隐薰刚开口要说点什么的,妈妈就补充了,“嗯挺好看的,只要你喜欢就行啦。”

隐薰顿时觉得很满足,自己不断地更改发式原本是因为心情不好,今天妈妈竟然说她的发式好看。隐薰也很爱她妈妈,妈妈对自己的爱总是恰到好处,无微不至又不至于过分束缚而让她无所适从。感动逐渐涌到眼睛,隐薰赶紧低着头继续吃饭,但是眼睛荡漾着的湖水,已经让她分不清楚饭和菜了。

 

整理好衣服和课本,隐薰就躺在床上休息,想着晚饭那些可口的饭菜,还有假期里要写的一大堆研究课题。疲惫的隐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听着清脆的风铃声,然后悄悄地进入梦乡。在入睡前那一刻,隐薰模糊中想起了小时候,家附近那片长满薰衣草的草地,还有爸爸;明明记得那时候表情认真的爸爸,还有爸爸说了很多话,但是隐薰记不起话的内容,只记得那种很舒服很开心的感觉。

忽然间,隐薰几乎是挣扎着醒来,她坐在床边,豆大的汗珠沿着脸颊流下来。短短的时间里,却似乎做了个很漫长的梦;在梦境里,全部都是隐薰内心的不开心,它们毫不受控制地涌现出来,在梦境重演了一遍又一遍。梦境里的隐薰很无助,她一直地哭一直地哭,然后,那种害怕的感觉逐渐转化为恨,那种恨的力量如此强大,引导着隐薰撕破了每件不开心;隐薰很兴奋,这种似乎无所惧怕的力量,让自己为它疯狂起来,梦境的最后,撕破所有不开心后,隐薰用这种力量轻易地征服了整个黑色的梦境。

隐薰喘气地坐在床边发呆,她想像得出自己此时的表情必然是从未有过的邪异。抬起头,视线刚好看见窗台上那盆薰衣草。因为几天没有给它浇水了,薰衣草显得有些干枯;反倒是那朵黑色的花,似乎得到取之不尽的养料般,所以成长得很快,花朵绽放得很绚丽,茎强壮得束缚着干枯的薰衣草。隐薰走过去,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那朵绚丽的黑色花朵;只是用手凭空抚摸着,然后想像着它那尖锐的刺。隐薰觉得这朵黑色的花似乎有着魔幻的力量,望着它,能让不开心的心情得到恨的安抚。隐薰邪异地望着它微笑,然后一种想法轻易地闪进她的思维:割破自己的手腕,用自己的血来喂黑色的花,让它开得更加绚丽。

温和的风从窗台迎面吹来,风铃也荡漾起了清脆的碰撞声。隐薰缓过神来,然后拼命地摇摇头,后退坐在床边上。她知道自己最近越来越不对劲,只要脑海里想过的就会毫不犹豫地做出来。说不定自己刚才真的会割破自己的手腕的。

隐薰跑出房间,妈妈还在洗碗。“妈,我想出去呆几天。”穿上鞋,重重地关上门,把妈妈的话全部挡在门的另一边。楼道的灯全部亮了,隐薰就这样跑了出去。

 

这一晚是X城的满月,红色的月亮很大很清晰。深蓝色的海水激荡起粼粼的浪光。

隐薰坐在海滩上发呆,她觉得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轻松了。因为涨潮吧,海滩的面积少了很多。海滩有许多成对的情侣依偎在一起,隐薰就一个人呆在这些人群中。她仰望安静的夜空,那片被海月望了无数次的夜空;也不知道海月现在是否正在望着。

许久之后,隐薰感觉到有毛茸茸的东西在她身边,转过脸去看,原来是只雪白的小猫,它左顾右盼地,好像在等着什么。隐薰觉得它很可爱,“迷路了吗?”那只猫喵了一声,然后就静静地望着月亮。“要是你是海月就好了。”隐薰把它抱起来,帮它扫去身上的沙粒。而那只猫却用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她,显然它并不知道隐薰刚才在说什么。

忽然间小猫似乎闻到了什么气味,喵地望着一个方向。隐薰轻轻地把它放下,然后看见一只灰色的兔子跳进视线,停在原地等着。小猫跑了几步,回过头望着身后的隐薰,好像在说它要和伙伴一起去玩了。“去玩吧。”隐薰微笑着向它们摆摆手。望着它们远去的身影,隐薰也站起来离开海滩。

隐薰静静地走在路上,与陌生的人群擦肩而过。与Y城那种灯红酒绿的繁华不同,故乡X城这里显得安静祥和,让人觉得舒适。隐薰离开家已经四天了,这些天里,她去了很多小时侯常呆的地方,夜晚就呆在那些通宵营业的餐厅里喝饮料。这些轻松的时间,让隐薰可以好好地想想很多事情。特别是家附近那片薰衣草,隐薰在那里看到许多陌生的孩子们在那里玩耍,还有的爸妈牵着自己的孩子在散步,脸上是那种熟悉的温馨笑容,这些场景,让隐薰实实在在地发现自己已经在不断地长大了。

不过隐薰离开家的时候,身上带的钱并不多,大概明天就不得不回家了。走在路上,忽然间隐薰有种莫名的难过,她顺脚狠狠踢了一块小石头。那石头飞了出去,划过一道很好看的直线轨迹,碰到路灯杆,然后狠狠地砸到隐薰的头。隐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鼻子轻轻一动,眼泪便忍不住流了下来。

隐薰低着头往回跑,不一会儿被人按住了肩膀。站在面前是一位女孩,留着很长秀发,隐薰擦擦眼泪,看清楚她的脸蛋,然后几乎是喊出来的,“伊诺!伊诺,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
“你忘啦,我是位占星师啊,”伊诺微笑着望着眼睛红红的隐薰,把手帕递给她,“我知道你会在这里,还有你会不开心后就赶来啦。”

隐薰望着伊诺,然后哭得更厉害了。

伊诺安慰着隐薰,然后带着她回家。

伊诺一个人住,所以屋子不是很大。屋子很整洁,除了伊诺的书桌,横七竖八地放着还没设计好的草图和测量工具。

隐薰坐在床上,抱着那只挺大个的公仔,刚好抱满在怀里;伊诺将CD放进播放器里,告诉隐薰那是Lydia送给她的。轻悠的旋律很好听很舒服,隐薰心想,好久没有见到Lydia了,也只有她能创作出这么特别的音乐吧。

伊诺坐在椅子上,然后和隐薰聊起了话。

隐薰说了这些天去的地方,说起了自己好多想法;说了爸爸的事,说起了她喜欢的海月。伊诺静静地听着,偶尔问隐薰些问题。隐薰好久没有聊得这么释怀,好久没这样毫无顾忌地说出心里的想法了。

“你知道吗?海月他也一个人住。其实他没有家人。”伊诺说这句话的时候,隐薰的下巴抵着公仔的脑袋,一脸难以相信的表情。“他很少跟别人说起这些,身边的人也没有发现过。但你觉得呢?你觉得他笑的时候怎样?”

隐薰想了想,是啊,海月的笑很甜很自然,那是种很真的笑容呀;但海月不在意自己是一个人吗?为什么他可以那么开心地生活着呢?

“我曾经问过他,他说是因为他的好朋友们。不过还有一个原因,那是他自己都没有留意到的:海月拥有着真正的幸福。”

隐薰继续呆呆地望着伊诺,等待她把话说下去。“海月知道幸福的存在,也创造着幸福,将它们带给好多好多的人。”伊诺甜甜地笑了,“其实他和我一样,生命里都拥有着很多的不可思议。”

“那些是什么呢?”隐薰问。伊诺不肯说那些不可思议是什么,只说那算是秘密吧。

隐薰沉默了许久,然后眼瞳暗淡下去。“伊诺。你说我真的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吗?”

“嗯,”伊诺用很肯定的眼神望着隐薰,“其实也没有什么难不难的,只要别给自己太多逃避的理由,那样你会发现自己觉得对的事是很容易做的。不过隐薰,别再为难自己了。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不要用放逐自己的方式去释放不开心,知道吗?人一旦放逐了自己,就会迷失回来的路。况且还有我在你身边啊。”

隐薰点点头,答应了伊诺。

那天晚上,她们俩聊到很晚,隐薰听了很多话,然后哭了,最后哭累了好像睡着了。伊诺把隐薰扶着在床上躺下,看到她眼角还沾附着很晶莹的泪珠。幸福的泪珠真的很漂亮,伊诺心想。然后取出CD,关上灯,微笑着跟已经睡着的隐薰说声晚安后,轻轻地把房间的门关上。

 

隐薰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过了第二天中午。昨晚隐薰睡得很好,醒来的时候似乎想事情时思路也情绪多了。

屋子空荡荡的,伊诺好像不在家。肚子饿扁了所以想找点食物。餐桌上放了盒大包装的牛奶还有烤面包,嗯还有伊诺留下的一张字:

隐薰,我知道你中午后才会醒来。我去找六叶研究星辰的问题,晚上也不回来了,他们家族有占星仪式,所以我去凑热闹。

还有哦,下午记得去游乐场,会有惊喜的。

下午的天气有点热,隐薰站在游乐场里发呆。她觉得还是应该来看看吧,毕竟相信伊诺肯定不会错的。只是伊诺没有说要她呆在什么地方,游乐场这么大,所以隐薰只好不时地走来走去。

“嗨,隐薰。”

隐薰回过神,然后见到的人是海月,“嗨,海月,你好。”隐薰开始紧张起来,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,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海月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发呆地站着呢?”

“嗯,是啊,我,我在发呆啊。你呢?”

“我来这里玩。嗯要不一起吧。”

隐薰开心地点点头。

那个下午海月陪隐薰玩了很多,一起去坐摩天轮、边坐旋转木马边舔冰淇淋、游玩海底世界、堆积木、坐过山车、玩弹珠……游乐场可以玩的几乎都玩了一遍。隐薰也玩得很开心。感觉像回到小时侯一样,很轻松很自在。

他们一直玩到傍晚才停在秋千上休息。隐薰可累坏了,静静地坐在秋千上,不过海月好像还没玩够的样子,荡着秋千笑得像孩子一样很满足。

一群鸽子停了下来,徘徊在他们身边;有一只鸽子栖息在海月的肩膀,陪着他荡秋千。

“海月,你觉得快乐是什么啊?”

海月回过头来望隐薰,因为他没想到隐薰会忽然这么问他。海月想了想然后问她,“那下午你玩得开心吗?”隐薰点点头。“快乐就是这种感觉吧,跟我喜欢的大自然一样,安静温柔但又强大的气息,不需要刻意去追寻但又真实地存在着。”

隐薰听着然后静静地想着。忽然间她想起了件以前就留意到的事,就是海月的气息跟大自然的气息真的很融合,似乎是种很特别的默契吧。温和的风散落在他们身边,隐薰的思绪忽然间回到了小时侯,那片长满薰衣草的草地,还有爸爸牵着她的手,告诉小隐薰些很重要的话。

“隐薰。”海月的秋千停下荡动,然后橙色的落叶随风飘舞下来。隐薰转过脸,望着海月那清澈而且充满灵气的眼瞳。“其实我觉得吧,人生好像一部故事,会有开心与失落,会有成功与失败,尽管我们更多在意着失落与失败,但那并不代表着未来;你也要用生命去创造自己的故事,在阳光与雨露中真正成长起来,就像——”海月想了想,“就像你所喜欢的薰衣草!”鸽子全部飞向了天空,羽翼覆盖羽翼的声音清晰入耳。海月微笑着望着远去的鸽子和霞红的天空。

那瞬间,隐薰的眼瞳散大了,她的心被触动,内心深处某段记忆忽然被唤醒。隐薰记得爸爸那天所有的话了,还有薰衣草的香味与温和的风。隐薰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幸福,甜甜微笑着望着海月。忽然间,隐薰隐约地看见海月的肩后舒展着两对洁白而且巨大的羽翼,上面那对还很自然地扇动了几下。等到隐薰揉揉眼睛后,可是又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海月依然陶醉地望着天空,等缓过神来,才发现隐薰在望着自己。海月不习惯有人这样感动地望着自己,所以脸蛋唰地一下就红了。

隐薰笑着然后站起来,说她要回家了。道别的时候,海月说了句奇怪的话:“隐薰,好多时候我很羡慕你们,因为你们都有自己的生日。”

X城教堂的大笨钟准时地响起来,清脆波动的响声回荡在整个国度。

隐薰猛然地转过身,她想跟海月说声谢谢的,但海月已经不见踪影了。结果隐薰还是大声地喊出来,她不知道海月能否听到,但心里却有种很大的满足。然后,隐薰就在路人有点莫名其妙的目光中跑回家。

晚饭的时候很安静,妈妈对自己离家出走的平静态度,让隐薰心里觉得不安。不在家的这些日子,妈妈肯定总在牵挂着自己吧。隐薰埋头吃着晚饭,在心里把对不起说了一遍又一遍。

饭后妈妈照常地在洗碗。隐薰便走回自己的房间。书桌上整齐地放着礼物。不在家的这些天,妈妈依然把隐薰的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,床单也换了新的。隐薰不是傻子,她无法心安理得地接受着这一切而无动于衷。

拉开抽屉,拿出手机,然后开机。铺天盖地的短信蜂拥而来,都是伊诺和Lydia的。从放假回家那天问她一起去玩的,到了后来问她是否失踪了吗,到了最后简直是破口大骂的语气。隐薰会心地笑了笑,她明白的。

书桌上的生日蛋糕很明显是妈妈做的。

另外两份礼物,分别是伊诺和Lydia的。伊诺画了卷很长的星空图,怕隐薰看不懂,还耐心地标上了星辰的名称。隐薰想起了曾经对伊诺说过,她很想在任何时候都能看到星空。那时的隐薰只是随口说说而已,但没想到伊诺真的办到了。Lydia送给隐薰的,是个她做的音乐盒还有她创作的乐谱。

最后一份礼物是拼图,很大的拼图,没有参考图纸,也没有写名字,但薰衣草的味道还有那些写得很认真的字,隐薰知道那是海月送的。那张用蓝色珠笔写下的纸内容是:

很多时候,幸福的碎片是靠自己的双手拼凑起来的。

嗯拼图的内容描述着精灵文明一个古老美丽的传说,你会喜欢的。

很期待着你拼凑完整的那天。

隐薰真的很满足了,抱着拼图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什么也不想,然后就听见熟悉的风铃声。

花盆里那株黑色的花,在璀璨星光下逐渐枯萎,最后化成无数黑色的小颗粒,无声无息地在空气中完全消失。

温和的风散落在整个国度里,两颗蓝色的流星划过安祥的夜空。

 

 

后记

很多时候,珍贵的东西总是慢慢成长的。

幸福,其实也一样。

 

小时候,六叶跟我说过:“用温和的风与风铃的声音,可以守护着最最安静的天空与大地……”

我想,那些美丽的故事与童话,都正是源始于此吧。

——2007.08.01

 

幻蓝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 © 版权所有       关于《文学小屋》相关建议